黄河口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黄河口论坛关闭公告

亲爱的黄河口论坛网友,感谢多年给予我们的支持和厚爱!因业务发展需要,黄河口论坛(bbs.dongyingnews.cn)将于2019年6月25日开始检修升级,届时您将无法访问论坛页面,请有需要的论坛用户及时登录论坛对自己的帖子进行备份。

如果您有任何相关问题或疑问,请联系拨打电话:0546-8332890进行反馈。

查看: 2712|回复: 0

[原创散文] 庄稼地里的孩子不怕淋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5 13: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庄稼地里的孩子不怕淋雨

        1993年,我15岁,高一。
    高中,住校。突然离开那个老家的窝,在学校总有种想家的感觉,所以,那时的我,常会隔三岔五抽空往家跑。
火热的夏天还没过去,炎热而且干燥的气候让人生烦,宿舍里的脚臭味也让人呕心,再加上食堂里糟糕的伙食,还有“唐三藏”式的老师们的唠叨和繁重的作业,这一天真让人难熬!
    终于到了下午课间休息的时间了。这个时间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刻,一是时间较长,二是这个时间段没有老师管理,是我们的“自由时间”。
    太阳懒洋洋地躺在西山下,他那张灿烂地笑脸照得人浑身冒汗,让人没有味口。食堂里可打发肚皮的只有发了嗖的馒头……。看了看我那空空如也的咸菜瓶,心想,今下午只有回家做个扫荡,填填肚皮了。
老家离学校大约有10里地的路程,我需骑着自行车回去。自行车是大梁老款的,结实,但笨重,最起码有80斤吧。那时的我个子还小,骑起来有点吃力。
    到家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母亲做的手擀面,本来是给父亲、哥哥、姐姐等在外打工的准备的晚餐。见我回来了,只好提前下锅。那时家里穷,舍不得用纯小麦粉做面条,以玉米面为主,再掺上点小麦和豆面等合在一起做的。
手擀面的味道很好,虽是清水煮面,但是劲道、有嚼头,而且越嚼越香,一碗、两碗、三碗……,如疾风扫落叶,只一会功夫就把锅里的面和汤全部罄空!母亲问我:“饱了吗?”不等我回答,旁边一个在我家做客的阿姨已经笑地躺在椅子上了:“这还能不饱?他自己吃了一家人的伙食哩?”我有点茫然地摸着肚子说:“吃得这才叫刚刚好!”那时的我肚子里平时吃不到什么油水,又正是长身体的关键时刻,所以只要碰到可口的,饭量就会特别大。
    话刚絮头,天空中突然飘来一团黑云,光线瞬间暗了下来,没等反应过来,冰雹般的雨点就落了下来,整个过程就像是孙悟空突然被黑白无常带到了阴曹地府,让人措手不及。
    还有30分钟就要上晚自习了,这可怎么办?家里是没有雨具的。我们家从来不准备雨具,母亲舍不得买,认为买雨具纯属浪费钱,她的话是这么说的:“小雨,根本不用雨具;大雨,用了雨具也没用,照样能淋湿衣物。路程短了,顶个锅盖就能避雨;路程远了,啥雨具也白搭。庄稼地里出来的老百姓,淋点雨也无所谓!”上高中之前,学校离我们家都不算很远,上学路上碰到下雨,若是下得不大,我就会说,我不怕淋,若是雨下得特别大,我就只有躲在其他同学的伞下面。
    雨没有要停的意思,天也完全黑了下来。相比外面的环境,房间里显得异常安静,没有人给我做决择:等雨停了再上学,我肯定要迟到甚至可能旷课;现在去上学,雨这么大、天这么暗……
    我没有犹豫,推起那辆大梁自行车就出了门,母亲在后边喊:“路上小心——”,但那声音和雨声、雷声相比显得那么微弱,迅速消失在了黑夜里。那时我们村还没有修柏油路,从村子里到大公路还有2里路的泥路,中间还要经过一个坟场。
    路上的积水已经很深,烂泥掺着地上的杂草,卷到了自行车的车瓦里,越积越多,使我骑起来更加吃力。终于,烂泥和杂草占满了车瓦的全部空间,我完全蹬不动了,只好下来推,下来以后才发现,其实我的个头比这辆自行车高不了多少,根本推不动。我估算了一下,我停下的这个位置离大公路大约还有半里地,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位置正好位于坟场旁边。这时的我走也走不了,回也回不去,呆呆地停在原地,不知所措。“不怕,我的爷爷就在这个坟场里,有什么事,爷爷会出来保护我的。” 小时候爷爷是最疼我的,我心里想。但是,这个想法刚刚开始大脑里酝酿,天上突然一个长长的闪电直溜溜地向着我打了过来,仿佛就落在了我的脚下,在闪电的电光下,旁边的坟场被照地特别清晰,闪电刚刚闪过,紧接着一声轰天响的天雷在我耳边炸开了,那个雷声炸坏了我的每一根神经,一瞬间的恐惧让我失去了任何思维,也让我有了一股神秘的力量,这时的我双手抓起自行车的大梁,顺势一举,把整个自行车扛在了肩上,并撒腿就跑,那速度就像百米冲刺一样,一溜烟跑到了大公路上。到公路后,与黑夜中寻了根树枝随便清理了车瓦里的泥草,骑上车向学校奔去。公路上没有路灯,就把闪电当手电;把雷声当成是学校里的铃声,现在学校里的预备铃声大概已响了吧,再不加快速度就要迟到了;把雨点当作鞭策我的教鞭,一下下地打在我身上,激励我前进。与刚才坟场的情景相比,不论是在雨中、在闪电下,在雷声里,能够顺畅地蹬车前行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庄稼地里孩子,这点雨算什么,我哼着小曲继续走。
    尽管如此,我到校时还是迟到了一点点。急急地把自行车放到车棚里,就向教室里跑,路过教学楼大厅时,我发现级部主任手里拿着一本记事本坐在大厅中央。我赶紧放轻脚步,低着头往前走。这时级部主任看见了我,把我喊住,就在我停住的那一刹那,身上的雨水洒落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水洼。级部主任问我是哪个班的,我轻轻地说:“是24级6班的。”然后我又说:“我不是故意迟到,是雨太大了,路上不好走……,能不能别给我们班扣分?”我在班里还算是个好学生,从来没有个人原因给班里扣过分,如果今天因为迟到给班里添乱,我心里会很难受。级部主任对我说话的语气也很轻:“快点去教室上课吧!”我偷偷地扫了一眼,发现级部主任拿笔在记事本上勾了一下……
    晚上睡觉时衣服还没干,我没有其他换洗衣物,只好把自己脱得精光,将衣服晾在床头床尾。第二天的早自习上,班主任的训话慷慨激昂:“昨天晚上,我们班有好几个同学旷课,给班里摸了黑。下雨是原因吗?当然不是,我们班就有一位同学冒雨来到学校嘛,尽管迟到了一点,但还是受到了校领导的表扬,我们应该向这位同学学习!”
    这堂课,我的衣服是潮的,可心里却是暖的。只要不给班里扣分,只要不耽误学业,庄稼地里的孩子是不怕雨淋的。
    高三毕业,我以级部前10名的成绩考取了西南大学。



作者:开心继文
形稿时间:2019年2月19日夜
作者单位:广饶县政府办公室
联系电话:1356227016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营网 ( 鲁ICP备 05023236 号 )

GMT+8, 2019-5-22 06:38 , Processed in 0.050318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