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口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395|回复: 8

[原创散文] 春天里的梦(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0 15: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天里的梦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这首诗耳熟能详,这首诗让人留恋春光,这首诗让人梦魂牵绕......……
    二零一九年的农历除夕,立春节气到了,处于暖冬的人们期盼春天的到来,或畅快淋漓的下一场雪,瑞雪兆丰      年,在枯黄冰冷季节里,寒风凛冽的冬日中,翘首以待绿色的葱茏。
    干凛的冬天加快了春的脚步,枯萎的旷野掠过春风,吹醒了冬藏的根系,未冰封的土壤张开了松散的翅膀,把野草的根系蓬松,仿佛听到了春的呼唤。旷野,时光穿透了视野的彷徨,那墨绿色的冬青卧立在路边,残留的绿色点缀了冬的遐思…......…
    俗语说,“打了春别欢气,还有四十天的冷天气”,特有的季风气候使黄河三角洲地区饱受风的蹂躏,乍暖还寒的风儿会让人频繁的更换衣裳,昼夜温差加大,温度忽高忽低,体弱的人容易引发感冒......……
    南国的春天,唤起了人们的希望,唱响了春天的歌。而,北方的风儿却大了,吹拂了阵阵沙尘、吹遍枯黄的原野,苇絮飞向远方,她的羽翼渐渐的消瘦了,根部却朦胧了绿色,在碧绿的水湾里显现,到处一片湿地风光......…
    童年的往事犹在眼前。那个年代物品匮乏,温饱虽然基本解决了,柴草却奇缺,乡人把各家草垛的大小作为小院的主人是否勤劳的衡量,草垛垛得圆圆的,一般垛在院子的角落,有的矮矮的、圆圆的却很大,有的高高的却有点小,全凭个人喜好,上面用红泥抹顶,有茅草垛、芦草垛、秫秸垛、菀菀子垛,有的草垛喂养牲畜,有的草垛生火做饭。
   春暖花开。老家的“东沟”流水淙淙,“哗哗”的淌过门板铺就的小桥,绿水环绕了苇根的葱绿,水浅了,苇根绿了,乡人走出冬的蛰伏、雪藏的温暖,太阳高高的,绿水荡漾,有的穿上雨靴,拿着耙子,也有的穿上破旧的鞋子,拿着锄头,在浅水处搂捞着湿湿的苇叶,把苇叶搂到岸边,锄头把露出地面上的苇根锄掉,一堆堆的苇叶在水沟边,一拢拢的苇叶在阳光明媚里泛着点点的光,乡人们乐此不疲地搂耙着苇叶,锄掉苇渣再搂成小堆,用小推车推回家,灶膛里燃起了熊熊的火苗,那是春的希望,是生命的博弈......……
    苇叶,薪火相传了乡邻的子孙,他们在春天的希望里满载不息的顽强和抗争,用小推车把苇叶推回家翻晒晾干,燃烧的火焰传递了乡人生存的梦想......……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春是季节的开始,是绿色的萌芽。春雨贵如油,乡人们缺水,盼水,近些年黄河水流淌了骄傲,那一艘艘吸泥船、一条条滚圆的布带,一座座浮桥,一条条蜿蜒曲折的路......……
   无需证明,流淌近千年的黄河,小城如凤凰涅槃,似浴火重生,她的子孙辛劳的拼搏着,步入更加辉煌的明天......……
    这里的春天很美,这里流淌了先辈的血脉,这里流淌了大河的乳汁……
谚语说:一年之际在于春,一日之际在于晨。春眠不觉晓,已成为过去,辛劳的乡人早早的起床,身披灿烂的霞光,奔波在富裕的路上。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今年,春天来的早些!
                   文/扈忠信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15 激情 +10 收起 理由
渲染那月落 + 15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2-12 20: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的描述,春天的赞歌,拜读欣赏,问候扈版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营网 ( 鲁ICP备 05023236 号 )

GMT+8, 2019-2-24 06:25 , Processed in 0.061991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