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口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266|回复: 1

[原创散文] 雪(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7 20: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唱着时间的歌曲走进了冬天,走进了枯黄的原野,来到了下雪的季节......……
    春夏秋冬。一路走来,人们披星戴月,晓行夜宿,忙碌了心情,收获了所有。盼望一场白雪的光顾,来一场风雪夜归人的游戏。然,老天似乎在开玩笑,季节到了,该下雪了,只有寒风却没有雪,没有雪的冬天不叫冬天,没有雪花飘飘、没有银装素裹,有的只是枯黄的旷野,萧条的花枝,还有树上的老鸹窝,所有的一切在瑟瑟的寒风里,凛冽在冷冻里......……
    时值四九了,仍然没有雪。微尘伴随风儿肆虐了流感的困扰,感冒了,蜗居在狭小的空间里,是煮文的乐趣拂去了孤寂的萦绕。凭窗远视,大楼顶上猎猎的红旗招展了风儿的走向,停泊的车辆五彩了冬的寂寞,偶尔走动的人儿迈动着急切的脚步,一头钻入暖和的楼体里,不由的让人感叹!
                                       天寒色青苍,
                                       北风叫枯桑。
                                       厚冰无裂文,
                                       短日有冷光。
    干燥、干燥,侵袭在黄河的岸边。特有的气候,分享了冬日的干冷,把春天的期盼留在蜗居里,到了不得不外出时, 才穿上厚厚的羽绒服,包裹的厚重缓慢了步伐,听到“咔咔”的脚步声,这声音,在寂静的夜空里更是清脆悦耳,我仿佛听到了少年的美好,青春的豪迈,不惑的轻缓和天命的稳重......……
    大雪,是冬季特有的风景,也是季节轮回的恩赐,她的功劳不可磨灭。有了她,空气清新了,感冒的人少了。有了她,冬小麦覆盖上厚厚的棉被,乡人来年有个好收成。有了她,银装素裹的世界包容了冬的灰尘,净化了人的心灵,掩藏了丑恶,把世界扮靓......……
    记得那些年,那些大雪纷飞的年代,是黑白照片记录了自己的纯真......……
    高考名落孙山后,我过上了农耕的生活。到了冬季大地冰冻,北风呼啸,消杀的旷野再也没有了我们的足迹,劳累了一年也该歇歇了。那时,村子东边有两条大沟,叫做“东沟”。沟里长满了芦苇,每逢春夏季节,芦苇丛丛、野鸭翩翩、鸟儿啁啾,碧水荡漾,是少儿玩耍、游泳的绝佳去处。冬天,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乡人把芦苇收割捆扎,除去交付生产队以外,享受的提成是捆捆粗细不一的芦苇了。各家各户把苇子推回家,在屋子里支上架子,用麻绳缠绕在砖块或木棍上,我们把麻绳叫“经子”,把麻绳捆扎的木棍或砖块叫“坠子”。
    大雪飘飘的日子,兄妹四人架杆打萡。我在这头续苇子、弟弟在那头续苇子,两个妹妹在中间,最小的妹妹个子矮,踩上马扎夹在中间,每天能打两床苇萡,四床苇萡为一捆,捆扎后垛在天井里,用塑料布盖好等待收购站的人来评估、收购。
那时,把长苇子和短苇子区别开来,叫做“蕤苇子”。长的打苇萡,短的拧开皮子戳齐正,一拢拢的,打帘子,那“经子”是尼龙绳的......……
    但是,提成到户的苇子太少了,个巴月的功夫就能全部完成。漫长的冬天怎么熬过?于是,出现了一道沧桑的冬日风景,阳光明媚,风儿温柔,乡人们聚拢在街头巷口,在向阳处晒太阳,侃大山,东家长、西家短的,传说着一些风闻趣事。“数九寒天下大雪”,“热在三伏,冷在三九”,每当雪花飘飘的时候,就成了我们聚拢欢笑的日子。卷缩在土坯屋里,或把脚伸到土炕上的被卷下暖和、或光脚穿上“蒲帮”鞋子在屋里游走、或看看书、画画,对着贴在墙上的旧报纸发呆,报纸上的黑色字体引起我的兴趣,读着上面的文字,有了写作的欲望,那欲望似一缕清烟掠过......……
    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瘦损江梅韵。
    窗户上镶嵌着一块小玻璃,透过小块玻璃观望外面雪花飞舞的世界,毛绒绒的雪花纷纷扬扬的,似鹅毛、像晶莹剔透的棱角分明的白花,摇曳在寒风里,飘落在窗前、草垛上、玉米垛上,还有半块墙头上。下雪不冷化雪冷。记得收音机里播报温度到了零下十六度,随之而来的大风袭扰了平静,我们推开厚重的门板,清扫着积雪,那雪太厚了,天也太冷了,我们挥舞着铁锨、扫帚,清理出两条小路,一条通向猪圈,猪圈里的肥猪不能饿着,一条通向伙房,伙房里堆积着干草,生火做饭烧炕用,小路在白色的布景里,弯弯的、露出冰封的土地......……
    忽而,听到吆喝声“有照相的没?有照相的没”,我和弟弟妹妹在雪景里留下了瞬间的黑白色,还有三个同伴,那幅幅黑白色的照片因为年代久远,因为数次搬家丢失了。那是半身照,只记得自己身穿草绿色的上衣,脚下还趿拉着笨重的“蒲帮”呢,背景是低矮的土坯屋,挂在树冠的积雪。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站立在阳台上,阳光隔窗照射着,令人暖意融融,透过窗户遥看鳞次栉比的大厦,行色匆匆的人影,远处朦胧着黄河大堤的墨色,蜿蜒了她的苍茫,遥想当年的风华正茂,大雪飞扬的情景依稀可见,感叹逝去的岁月,仿佛听到了脚踏积雪的“吱嘎”声......……
    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
    雪如人生,却有别样的风情......……
                                   文/扈忠信

点评

学习欣赏了。  发表于 2019-1-30 06:1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营网 ( 鲁ICP备 05023236 号 )

GMT+8, 2019-2-24 06:48 , Processed in 0.049815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