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口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29|回复: 0

[原创小说] 最后一笔生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 15: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后一笔生意

中枢居士

      刘大牛透过后窗,望着二中校园里那株柿子树,树冠下面的柿子已经被摘光,树头上挑着几个熟透了的柿子,橘红的颜色十分艳丽,就像二中在北部乡野的天空中发出的耀眼光芒一样,但是与刘大牛惆怅的情绪相比,却很不搭调。
      以后的生意咋做呢?几个月来刘大牛一直在捉摸这事。
      刘大牛挨着二中开了一家学生用品店,消费对象主要是二中的孩子和家长们,二十几年下来,赚了不少钱,买了一套复式楼,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可是,星期五下午,二中就要彻底搬走了,他的财路也就基本断了。
      刘大牛一家两代都是二中的学生,这在县境北部,很常见。县境面积不大,却很狭长,南北纵贯一百多公里,东西宽约八至二十五公里,南有一中,北有二中,县境北部的学生上学很方便。
      二中虽在乡镇,但是建校早,有一批优秀教师,教学质量很高,高考升学率曾一度跻身全市前列,惊艳了高中教育。在二中的文化滋润下,县境北部出了不少人才,党政军民学,各有显山露水的人物,蜚声市内外。
      “看啥呢?”刘嫂看到刘大牛在出神,故意过来打扰他。
      “你看那柿子,熟得这么透,这么好看。”刘大牛的思绪被老婆拉回来,他掩饰着自己的想法,没话找话地说。
      “孩他爸,你说二中为啥要搬走啊?”最近小镇上的人们都在说这个话题,刘嫂觉得刘大牛出神,也是在想这事。
      “雨季校园里积水呗!
      “不是吧!听说教学楼是危楼呢!”
      “嗯,也有这么说的。”
      “还有,会不会是因为你们这帮人啊?
      “我们这帮人咋了?”刘大牛扭头看着老婆。
      “你通风报信,一看到二中校园里有干活的,你就给钱光头他们打电话,一来一大帮,把人家撵走了,你们再找人干,吓得人家后勤主任光打哆嗦。”刘嫂说。
      “一帮文人,社会上的事不会处理,活该!”刘大牛对二中校园里修修补补的活不让他们干,很有意见,继续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二中不吃二中吃啥啊?”
      “咱这不是开着店嘛!没有二中咱能买上复式楼吗?二中人多,出货快,赚钱容易,还用去骚扰人家老师们干啥?”刘嫂反驳刘大牛。
      “你女人家懂的啥,快想想,这孩子们一走,咱再卖点啥?”刘大牛不想说这个话题了。
      刘嫂知道,在刘大牛这儿钱比啥也重要,转了话题说:“孩子们往县城去,不得用皮箱吗?”
      “对!上皮箱,拉杆的!现在的孩子都要好”刘大牛边想边说。
      周五下午,刘大牛两口子早早地就把两个好看的拉杆箱摆在门口,当招牌。四点钟,就有家长来接孩子了,小汽车、三轮车、四轮货车,都有,在二中门口的公路两旁摆了长长的两溜,过往的车辆鸣着长笛,一派拥堵热闹的景象。
      几个家长说着二中搬校的事,走进了刘大牛的店里。
      “这拉杆箱咋卖的?”一个中年农村妇女模样的人问。
      “一百二十元一个!”刘大牛说。
      “不值,你看这箱子,咕嗒咕嗒滴,不结实,不值一百二”进店的几个人看着拉杆箱,摸着,摁着,与刘大牛砍价。
      刘大牛料到会有人来买,并不着急卖,慢悠悠地说:“这箱子,可是好箱子,你这个劲地摁,啥东西也咕嗒!
      “九十,卖吗?你卖,我三人就一人一个,不卖,俺就去别的店里看看!”一个穿着化工厂工作服的中年妇女说。
      “不行,提不着,少了一百一不卖!”
      “老板啊,差不多就卖吧!今下午卖不出去,学生们一走,你就不好卖了!”一个做生意模样的男人说。
      刘大牛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是听到生意男人说出这话时,还是心里虚起来,多年讨价还价练就的心里素质,一下子垮了,突然提高了嗓门:“老弟也是生意人吧!跳楼价甩卖,一百!
      “不值,不卖算了!”生意男人扭头走了。
      “九十八!要吗?”刘大牛在生意男人走出门口时补了一句。
      “不要!”生意男人明显觉得不值那些钱,走了。另外几个人也跟着走出来。
      刘嫂去二中校园里拍纪念照,应了在外地上大学的女儿发微信,在回来的路上,看见自家店里有人走出来,没有提着拉杆箱,知道是箱子没有卖出去。进了店对刘大牛说:“差不多就卖吧,挣多挣少的,不在这一回。”
      “也就这一回了!孩子们一走,咱这货真不好卖了!”刘大牛说。
      “就算做了服务吧,这些年也没少挣!九十一个,卖吧!”刘嫂与刘大牛商量。
      “那就这样吧,一个才挣十块钱。”刘大牛说。
      “隔壁老韩家也提了货,我看着还不少呢,咱别砸在手里,卖吧!”刘嫂劝着刘大牛做决定。
      又进来几个家长模样的人,九十一个,开张了。陆陆续续有人进店,又陆陆续续提着拉杆箱出去。
      天暗下来,路两边排着的车辆逐渐稀疏起来,刘大牛一盘点,赚了三百六十块钱,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看着店外次第亮起来的路灯,仿佛路灯下一群群的学生正拖着拉杆箱,朝县城方向走,钱光头领着一帮人拦着,咋也拦不住,箱子下面的轮子摩擦着公路,发出“呼呼”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小镇。
      刘大牛的心碎了……
                                                 
                                                                                                          2018年11月20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营网 ( 鲁ICP备 05023236 号 )

GMT+8, 2018-12-11 09:41 , Processed in 0.047037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