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口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321|回复: 3

[原创散文] 那年麦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9 17: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麦收时干热的一个上午。村子很静,校园里的铃声清脆而响亮。我跟在爷爷身后,去我们家的麦场。爷爷说着人生天地间读书最为先,过了这个夏天我就可以去上学了。
    小麦晾晒在麦场里,金黄一片。麦子是昨天碾压的,昨天牛拉着石碾在焦黄的小麦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呼呼地喘着粗气。爷爷扬着鞭子,黝黑的臂膀在阳光下渗出细密的汗珠,闪着细碎的光。
    我在平摊好的麦粒上用小脚趟出一条条沟坎儿。麦粒儿没了我的脚面,钻进我的鞋里。爷爷戴着苇笠在麦场边挑翻麦秸,碾压过的麦秸光洁明亮。爷爷身子佝偻,灰色的短衣承受着太阳的炙烤,汗碱白白的成片成丝的涂在灰白的衣服上。
    四奶奶的麦场紧挨着我家的。四奶奶拿着簸箕,筛选麦种。簸箕在手里颠来颠去,饱满的麦粒在簸箕里欢蹦乱跳。四奶奶大声的和爷爷说着话,说着今年的收成,和爷爷一起爽朗地笑着。
    那轮炙热的太阳已在中天了。我咬着麦秸,嚼出一丝淡淡的甜,漫无目的地瞅向西北的天空,我看见了一团乌黑的云。在那团乌黑的云的前头,有一柱白云,仿佛从地下升腾而起,摇头摆尾,直至天空。水边的蜻蜓像被什么搅乱了,忽地打个旋儿,瞬间消失。
    我吐出麦秸儿,大声叫着:爷爷,来雨了。爷爷直了下腰,看了一下西北的天空,然后扔下手中的木叉,拿起推耙,开始堆积小麦。爷爷步子凌乱急促,金黄的小麦在推耙前聚拢。我跟在爷爷的身后,用扫帚扫余下的麦粒。
    沉闷的隆隆声从西北而来,一阵似烟似尘的烟雾横扫过来,突来的凉气席卷了我的全身。场院里的麦秸开始轻缓地浮动。爷爷扯过麻袋,跨在胯下,双手急速地往里扒着麦粒。
    只一刻,风卷着雨雾从北呼啸而来。麦场下的水卷起了浪花直扑岸沿。麦秸散乱地飞起来,有些许麦秸掠过我们,升腾而去。堆起的麦粒瞬时散开,贴着地面翻滚。
    我在摇晃,小小的双脚支撑不住风雨中的身躯,我感觉随时会被风雨裹挟而去。天地昏暗。在隆隆声中,我听到了爷爷在呼唤我的名字。那是苍老而急切的呼唤。我大哭着答应,冰凉的雨灌进我的嘴里。
    爷爷用粗粝的大手把我摁到地上。爷爷用上身贴在我的身上,我感到了爷爷干硬的肋骨强劲的心跳。
    那是怎样的一段时光呢,那么漫长,绵连不绝的隆隆声呼啸的风声灌满了我的耳朵,我的喉咙里干苦干苦。
    隆隆声渐去渐远,天地间开始变得澄明,细碎的冰雹砸下来。我和爷爷的头紧挨在一起。爷爷的苇笠早已不知所踪,爷爷双手护着我的头,细碎的冰雹敲打了爷爷的手背,滑落在我的眼前。
    风过去了,冰雹变成了冰凉的雨点儿。而后,细雨淅沥。
    我和爷爷站立在麦场里,湿透的衣衫紧贴在我们的身上。爷爷面色苍白,我听见爷爷一声接一声沉重的叹息。
    用来装麦子的麻袋已不见了踪影,麦场下的河沟浑浊不堪,无数的麦粒在浑浊的水里漂浮沉淀。麦场里浑浊的雨水在慢慢流淌,剩余不多的麦粒和细碎的冰雹掺杂在一起。
    四奶奶跪着在捧拾雨水里的麦粒,我听到了她无助的哀嚎声。
    爷爷牵着我的手,走近四奶奶。爷爷搀扶起四奶奶,对满眼泪水的四奶奶说着没事。我们站在麦场里,许久,爷爷说:回家吧。爷爷搀扶着四奶奶,我跟在他们身后,在淅沥的雨里回家。
    爷爷和四奶奶走几步就要回头看看已是泥水浑浊的麦场,脚步迟缓。
    麦场渐去渐远。
    知了不叫的时候,爷爷牵着我的手,走进铃声清脆的校园。在学校里,我跟着满头白发的老师大声地读着“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作者 肖胜林
地址 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高里街道肖家营DMG希望小学
邮编 261104
电话 13792697841

发表于 2018-6-11 06: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到麦收季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1: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青山老师阅读。祝笔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肖胜林 发表于 2018-6-11 11:03
谢谢青山老师阅读。祝笔丰。

                     不客气啊肖老师。上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营网 ( 鲁ICP备 05023236 号 )

GMT+8, 2018-6-20 17:09 , Processed in 0.064267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