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口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19|回复: 3

[原创散文] 周末的一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4 15: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想,一天的开始应该自天亮时算起吧。不知为何,越是周末越起的早。躺着,睡不着,真难受,还是起来吧。也是的,一天之计在于晨嘛。  
    不要以为自己就是第一个起得早的人。小区里早已有人在走动,买饭的买饭、晨练的晨练、上班的上班,总之,这一天就这样开始了。有时,我也会想起多年前的乡下,总是等不得我睡意消散,父亲就大声喊我起来,惧于父亲的威严,我只好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起来。
  我起来后的第一件事,也是这整整一早晨的事,就是要去村西南方向一里地之外的水井挑水。大爷爷膝下无人,二爷爷的子女也都先后死去,所以,给他们跳水的担子也就无可争议地落在了我的肩上。四五担水的功夫,一早晨也就过去了,而我也累得通身是汗。想想如今,自来水都引进了各家各户,他们这些老人却都不在了。光阴流转,物是人非。很多时候,我常常陷入往事的泥沼不可自拔。
  早饭后,上午的阳光就洒满了整个院子。于内心之上,我还是倾向于在小城里的生活。通常,我不吃早饭,起来后先烧壶水,沏杯茶,这就是上午的时光了。因此,在这小城里,我一般没有早晨的感觉。我也知道,不吃早饭不好,空腹喝茶更不好,可是,这多年来周末养成的习惯我已无法更改,更何况,难得的休息,何必按部就班的把自己搞累。上上网、看看新闻、写点诗歌随笔什么的,这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也许说的就是我这种生活吧,真好!近年来,儿子也长大了,有时,他也要求我放几首歌听听。听着歌上着网我感觉我又年轻了许多岁,仿佛我浪漫的青春时光又重新回还。
  有些时候,置身于这样的情境里,偶尔想起老家的父母,我的内心上就会生出些许的自责。是他们用辛勤的汗水才成就了我今天这样舒适的生活,而今,他们依旧在乡下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可是他们的身体已经不是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样子了。他们,已经是上了岁数的人了。所以,近两年来,一到周末休息,我就想回家看看。回家,也不在于能帮着他们干多少活,看看他们的身体还是老样子我也就放心了。若不是真的很忙,通常回家,父母还不让我去地里干活呢,父亲是一定要去的,不过母亲也嘱咐他要早些回来,母亲则在家里等着我与儿子回家。春上,石榴树也发芽吐绿了,尽管那年父亲削减它的枝干后它也呈现出了衰败之势,但毕竟还是有了绿的意思。我站在院子中间,看着越来越破旧的老屋以及老屋前白发的母亲,我惊讶于岁月那巨大的杀伤力。儿时的欢乐、兴旺的人丁都已被悄然埋葬在时光里。我不知道,我也不敢想,再过多少年,父母也终将老去,到那时,这个家对我来说还是不是家呢?也许,到那时,小城里那七八十平米的居室才成为我真正意义上的家,而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吃饭睡觉的栖息之地。而这里呢?也将成为我早在小学里就填写过的不带丝毫情感的祖籍之地。
  果然,不到十二点,父亲就回来了。我和母亲也做好了饭菜。父亲早已不再喝白酒,啤酒也仅仅一瓶而已,还要用热水烫一下。他们也只让我喝一杯,因饭后我还要回我的栖息之地呢。饭后,稍息。就是下午两三点了,也是我该回去的时候了,父母总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一直把我送到大路口。我也是,在家没有待够,一想想,好像刚从城里回来,怎么一下子就到了又要返程的下午了呢?
  终究还是不回家的时候从容些。有时,上午还要做一些家务,干完后就和儿子安心地各忙各的事。十一点还不到,他就问我在哪里吃饭,明明知道他是想到他伯伯那里吃饭或者是让他伯伯到这里来吃饭,但我就是不说。见我不说,他就给他伯伯打电话。无论是在哪边吃,他都高兴地不得了,若是他伯伯有事不在家,他的脸上就呈现出一副失落的样子。毕竟这么多年来,都已经习惯了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尽管有时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些小别扭。
  我这个人一向懒得炒菜。开始我还在鼓楼街租房住。每次哥哥去我那里吃饭,我总是在外边买几样现成的,哥哥说我买的又贵又不可口。那之后,我就少买两个再回家自己炒两个。去哥哥家里,他多数是自己炒菜。因为我儿子爱吃鸡爪子,他也时常买两把鸡爪子来讨儿子的欢心。这样的时候,我们哥俩总是雷打不动地喝两杯。喝的微醉,不,该叫舒服、爽!侄女和我儿子也趁着我们心情大好放肆起来,要钱买些零嘴饮料什么的,学着我们的样子也吃也喝。
  午饭后,我有小睡的习惯。醒来后,阳光已经移到照不到我的地方了。哦,这该是下午了。

    午睡后醒来的下午,百无聊赖。想想,总感觉这下午要比上午短了好些时候。再想想,又觉得好笑,感觉那只不过是我的痴想罢了。每次的下午总是要重复着上午的内容,有时感觉有些单调乏味,这有什么法子呢?实实在在的生活每天哪来那么多电视剧里的精彩。若是这生活真有那么精彩,人生不乱套才怪呢。毕竟,生活与艺术是两码事,千万别混了,也千万别学。按部就班的生活太沉闷,可无规矩的出牌势必造成混乱一片。
  五点左右,侄女又打来电话,还是吃饭的事。雷打不动,还是几个菜,还是两杯酒,两个孩子依旧放肆着。儿子更是不经允许就开了电视,我故作不知,周末嘛,该放松的就放松,明天,就又紧张起来了。饭后,再略看一会儿电视,喝几杯茶,也就八点多了,该休息了。孩子上学,我们上班,紧箍咒照旧念,松动的弦还得上紧啊!
    如果是回家的日子,这时候,我也应该走在回小城的路上了,回来后要给父母打个电话报平安。若是遇到特殊情况在家住一宿,对一家人来说那就是皆大欢喜了。下午的时间,该去地里干点活了。说是干活,实际上也就是去地里看看,近年来,由于腰间盘突出的缘故,父母已不再让我干活了。站在坡上,一马平川,到处都是绿油油的庄稼。遥想往昔这里都曾是我儿时玩耍时的藏身之地,而今却都变了摸样,内心自是免不了一番感慨。太阳偏移渐至落西山,下午就结束了。
  晚上,父母总是要多弄几样菜。父亲照例是一瓶啤酒,仍要烫一下,我则喝两杯,也叫母亲喝一点点。偶尔,儿子也抢他爷爷的啤酒喝。在家里,有爷爷奶奶宠着,我的话一点都不好使,因此,他就更是放肆了。饭后,母亲拾掇完了,才刚聊一会,父亲就催我去睡觉,说明天我还要早起回城里上班。是的,该去睡了,劳累了一天,已不再是壮年的父母的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了,也该让他们歇歇了。
  这一天的时光就这样结束了吗?

作者:孙光利
地址;(251700)山东惠民县阁西苑经一号楼三单元

发表于 2018-1-26 11: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上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客气啊孙老师。过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营网 ( 鲁ICP备 05023236 号 )

GMT+8, 2018-2-25 21:12 , Processed in 0.046415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