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口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99|回复: 1

[原创散文] 《鸦人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0 11: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见鸦人儿,还以为它也是家雀呢。后来,是大爷爷告诉我的,说这小东西叫鸦人儿。的确,它与家雀还是有些不同的地方的:家雀的羽毛呈浅灰色,而这鸦人儿么,花花搭搭的还有些白色的羽毛;麦收前后,它就在麦地里“啾啾”地叫着,听来,清脆而又略带一丝淡淡的忧伤,你听,那家雀的叫声里何曾有半点的忧伤。

  儿时的乡下,一年四季,那家雀总在院子里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春天的时候,我也曾和小伙伴们扛着梯子去掏过它们的老窝,所以,对它们是再熟悉也不过了。而那鸦人儿就不同了,它们只在麦收前后的麦地里出现,我从没见过它飞入谁家的院落;还有那忧伤的叫声,叫得我的心里也楸楸着,竟产生了几分好奇。那时我想,要是能逮一只鸦人儿就好了。但,自始至终,我就从来没有逮到过一只。春天,绿油油的麦苗长高的的时候,母亲去麦地里拔蒿草,我就跟着她去,说是想逮一只鸦人儿玩玩;母亲告诉我说,那小东西是极不易逮的,不过割麦子时却倒可以拾到它下的蛋,我有些不信。站在麦地中间凝神听来,好像到处都是鸦人儿在“啾啾”地叫,我循声悄悄走过去。那地方,只有几颗高高的蒿草在随风轻轻摇摆,哪里有鸦人儿一丝的踪迹,周围只是一片风吹麦苗“刷刷”地响声。哦,却原来,那“啾啾”地鸦人儿还不是在这里的。如是往复几次,我始终没有发现到隐藏于麦地深处里的鸦人儿,看来,这小东西还真得不好逮。

  芒种过后不几天,就开始收割麦子了。果然,有一天我在割麦子时,手中挥舞的镰刀才要落地之处,竟有一个干草垒成的鸟窝,鸟窝里面就挤着两三个鸦人儿蛋。当我惊喜地连窝带蛋捧着向地头上走去时,却发现有一只鸦人儿就在我头顶的上空叫着,那“啾啾”之音是一声紧似一声,紧紧跟着我不放,如今想来,越觉得那叫声里的凄厉、悲哀。

  也不过是几天的光景,金黄的麦田里就被收割的干干净净了。麦地里,七零八落地生长着一些青草和野菜,翩翩的小蝴蝶在飞来飞去。奇怪的是,那些鸦人儿它们都去那里了呢?怎么说不见就一下子都不见了呢?那时候我不知道也没有想过,但不知母亲是否知道,我也从来就没有问过。想来,我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这小东西了吧。

作者:孙光利
地址:(251700)山东惠民县阁西苑经一号楼三单元


发表于 2017-5-21 06: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鸦人儿让人好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营网 ( 鲁ICP备 05023236 号 )

GMT+8, 2017-11-20 03:14 , Processed in 0.045659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