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口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渲染那月落

[原创小说] [原创]南展区里的故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3: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山多妩媚 发表于 2015-12-13 10:17
支持老朋友。期待精彩。

谢谢青山老师的加分鼓励,请多多指点帮助!问候下午好!
南坝头险工远景图.jpg
分凌闸旁的杨树林.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13: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渲染那月落 发表于 2015-12-13 13:48
谢谢青山老师的加分鼓励,请多多指点帮助!问候下午好!

                 不客气啊老朋友。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3: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商家连 发表于 2015-12-13 13:28
住了几十年的老宅院就要消失了,是得好好浓墨重彩的写上一笔。故事一定很精彩!期待中!问好林兄!

感谢商家连朋友的支持鼓励,我尽力吧!请多指点啊!问候下午好!
t011ce18322aa82532e.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14: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渲染那月落 发表于 2015-12-13 13:52
感谢商家连朋友的支持鼓励,我尽力吧!请多指点啊!问候下午好!

只是俺不知咋加激情分?没加上。祝您写就一部像卢兄的《飞雁滩》那样的精品佳作!卢兄《飞雁滩》,林兄《南展区》,姊妹艺术,相映生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4: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起滑雪场
    2012年春天我们展区的麻湾这一带是很忙碌的。小麻湾东生态林场的景观公园已经初具模样,工人们正在紧张忙碌地栽树种草,挖湖筑岛,堆建假山。正当我为王家村远离龙居生态林场,错失了搭车赶上发展的机会感到可惜时,一个令人高兴的好消息不久就传来了:我们村也要搞开发,要建桃花岛滑雪场!原来有人看中了这座已经废弃的当年南展区最大的进水分凌分洪闸,要借它的沧桑历史景观作为依托,旧貌换新颜新建桃花岛及其滑雪场项目。然而好事多磨,事情的最终发展却事与愿违,出人意料,村里酝酿爆发了一场大的风暴,从此便混乱动荡起来。
   其实王家村自立村来就是一个民风朴实,和善向上的小村子。全村一百来户,四百多口人。明洪武二年王氏经直隶枣强县迁来立村居住,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劳作,生生不息。熬过了旧中国黑暗的前夜,躲过了日寇凶残追杀,苦尽甘来。1944年3月13日,盘踞在龙居的伪军据点被八路军攻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所属的蒲台县四区开展了“减租减息”运动。1946年春天先是村民自由结合,办起插伙组,农业合作社,秋后又搞土地改革,划阶级成分,平分土地。在我们村担任利津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王雪亭的影响带动下,村民积极参加了黄河大堤复建和迎接黄河回归故道的反蒋治黄运动,很多人在此后的新中国治黄工作中一直坚持了下来,直到七十年代才退休回村。村子里的人们在1953年兴起的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先后经历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等形式,最终纳入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生产队集体生产劳动中。由于村子临河而居,黄河汛期的凌洪威胁一直是村民们的切肤之痛。伴随着黄河南展宽工程的修建完工,到1980年,村子便搬迁到了现在的房台上,生产队也解散了,从此开始了一家一户的家庭生产劳动······三十多年过去了,随着黄河小浪底水库的建成,黄河水经过精心调度,冬日的凌汛威胁基本上不复存在了,因防凌汛而建设的南展宽工程,也完成了它的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我们这些居住在狭窄房台上的村庄却深受其害,家庭经营经济单一,居住条件拥挤,村容道路残破。除少数人出外打工经商外,土地仍是大多数村民赖以生存的根基,他们每天劳作在祖辈留下来的土地上,生活方式和观念不曾有大的改变。借助将南展区打造成宜农、宜居、宜游高效农业示范区的春风,2012年春天,村党支部领导决定出租我们村七百多亩土地,引进桃花岛滑雪场项目的消息披露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牵扯到村民今后谋生方式的改变及赖以生存的土地问题上,面对带来的巨大商机和诱惑,或威胁到了某些人的既得利益,或勾起了某些人的私心欲望,于是人们纷纷站了出来,围绕着该不该出租土地,特别是由谁来领导操作这件事?争论和交锋进入到白热化状态。从那时起,王家村就再也不能平静了。
   桃花岛旅游度假区及滑雪场项目是龙居镇高效生态林业示范区的配套项目工程,又是由林场向郊野公园过渡的重要项目。坦率地说,这应该是党支部顺应历史潮流顺势而为的明智之举,为我们村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也给村民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观念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面对这样重大的改变是需要勇气的!该不该出租土地?让谁来领导操作这件事?村里人争论激烈。多年来乡村干部的腐败现实让广大村民草木皆兵,人们对谁都不信任。尤其是一些只想谋取一己私利,不给村民办实事,想趁机浑水摸鱼的行为和捞一把的打算,再加上欺下满上,一手遮天、脱离群众的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更让群众如惊弓之鸟,担心抵触,不思进取。这就是当时王家村的真实状况!这时只要顺应社会发展潮流,只要老领导认清村里形势,转变工作思路,任用得力人手,紧紧依靠群众,无私大胆地坚决负起责任,采取公开透明的工作方法,相信大多数人是真心盼望改变现状的,是支持出租土地修建滑雪场的。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并迅速演变成了“4.19”事变,导致了老领导的下台。
    原来搬迁上房台的村子经过三十多年的时光流失日显破败拥挤,村内街道狭窄不平,雨天泥泞不堪。虽然九十年代我们村新於了一处房台,但杯水车薪,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村子的住房和发展问题。村党支部引来滑雪场等配套项目,这应该是改变王家村经济落后,经营模式单一的大好机会。村里的道路趁机先整修硬化起来,改变雨天泥泞不堪,出进不便的状况,村容村貌来一个大的改观。然而好事难成,老领导根据多年的治村经验照方抓药,不料却阳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因为替他跑腿的人爱骂骂咧咧,谁不签字就恶言相向,一时间激起众怒,事情迅速激化起来。再加上村里少数野心家蛊惑人心,四处活动,借机想捞点好处,因此大有暴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最终,导火索围绕着村内道路硬化工程施工权的争夺被点燃了,并迅速演变成为“4.19”事变······欲知结果如何,且看乡村记事之七:“4.19”事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4: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4.19”事变
   2012年4月19日晚,上台执政二十多年的老领导立刻感到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了。当晚我不在村里,具体情形不是很清楚,但大多数村民们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谁招来滑雪场谁下台! 此时整个的村子就像堆满了干柴,黑暗的街道胡同里人声鼎沸,村民群情激昂。多年的矛盾积攒,人心思变,几个领袖人物私底下煽风点火,少数野心家上蹿下跳,敲门进户,危言耸听,誓誓旦旦地许诺坚决不出租土地搞滑雪场开发!最后人们都聚集在了村两委大院里,各派势力跳出来拳脚相加,大打出手••••••“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几经交锋,村民终于被发动起来。尤其是在外闯荡的几个年轻人打头阵,人们涌到村领导家门口,大门砸的“咚咚”震天响,颇有当年“五四运动”的风范,好在大家最后散去,也没有翻墙入户太出格之类行动的发生。当晚我接到本家婶子打来的电话,让明天赶紧回来,因为村里人嚷的厉害:谁卖地,就操死他姐姐!谁不回去参与,死了就不许在王家村埋!我听了一惊,死了不让回老家埋,岂不“死无葬身之地”了吗?第二天,就赶紧回来了。
   黄河岸边老家里的原野里显现春天的清新和蓬勃,街道上人影晃动。清晨的村委大门敞开着,人们四处聚来,院子里,屋里或坐或站地散布着,大家议论纷纷,空气里弥漫着骚动、激情与希望。就见领头人物二目圆睁,衣袖高挽,手攥几张白纸,进进出出地在那里排兵布阵,收集人马。见到我就让我在那张纸上签字。我要过来一看,只见上面粗略地写了几条:1、现任村领导必须下台。2、坚决不允许出租村里的土地建滑雪场。3、村里的路面硬化工程必须公开透明地招标进行••••••慢慢地,人越聚越多,几经煽动,人们破门而出,向着村领导的家里涌去。人多力量大,愤怒的年轻人裹挟着摇摆不定看热闹的村民,闹闹哄哄叽叽呀呀地塞满了通往领导家的大街。岂料村领导早已躲进了别人的家里,面对群情激昂怒目责问的村民,老领导被逼无奈地立马宣布辞职不干了,他的兄弟虽然跑来想向前力保,但看到众怒难犯就见势不妙地赶紧溜走了。人们见老领导宣布辞职了似乎达到了目的,复又乱哄哄地回到村两委大院里,等待龙居镇上午派人前来处理。大家静静地聚集在院子里,耐心地等待着镇领导的到来。然而一等不来,二等不来,看看日头已是将近中午,村民们呈现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征兆。一些人偷偷地溜走了,我也悄悄地离开了。据说不久就接到打来的电话:说镇领导不来村里了,让推选出几位村民代表去北面邻村某某家里一趟。人们后来传说镇领导对去的那几位代表一一过堂,然后精心挑选出几名代表回村组成村务临时领导小组,继续搞土地流转开发。这些人回来后,就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领头继续签字搞出租流转土地建桃花岛滑雪场!并顺势拿过村里道路硬化工程的施工大权,接着陆续开始迁坟砍树,圈地卖土,桃花岛旅游度假区及其滑雪场等配套工程又紧锣密鼓地操作运作起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王家村自1980年搬迁上房台后,随着党的农村政策的重大调整,农村集体经济的人民公社主体模式解体了,村子里集体上坡干活大呼隆的生产队也解散了。土地、农具、耕牛、拖拉机等分到了每家每户的个人手里,十六、十七生产队的队屋办公室等集体财产也卖给了个人所有,村民重新开始了一家一户家庭为主的个体生产劳动。追寻其已经走过的三十多个年头,十八大前夕村里老领导的下台看似偶然,实则历史走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4.19”事变是村里占领导地位的家族利益集团借助群众力量多年恩怨情仇矛盾积累下的一次大反扑,是老领导脱离群众日积月累结出的一枚大恶果,是村里各色挑梁小丑粉墨登场,不择手段想上台捞一把的拙略表演!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四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回过头来回顾我们村波澜起伏的动荡轨迹,平心而论,老领导的下台是一场悲剧。他是党在我们村子里的权威和化身,先后领导了1990年的稻改和蔬菜大棚种植,是二十多年来村集体利益的代言人。老领导虽然后来渐渐地代表了村里强人的利益,采用了强人治村的工作方法,但却是各种历史原因形成的,在村民单干个体劳动,在自私自利个人主义的汪洋大海里有其历史存在的必然性。4.19事变及其随后而来的征地风波是某些个人自私欲望的大爆发,是一场内讧性质的闹剧。虽然其经历过程波澜壮阔,彻底坚决,运动的领导权掌握在了大公无私的较弱势群体人的手里,并最终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由于这个弱势群体阶层的力量终究太薄弱了,力量对比不成比例,不可能担负起村里的领导责任,再加上种种其它的因素,最后的失败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乡村记事之八:从“三马拉车”到“同床异梦”。
荒草丛中待迁的父母坟墓.jpg 雪化后的残败情景.jpg 春天里东面的滑雪场景色.jpg

点评

最下面的这张图片是初冬时节滑雪场东面的情景。  发表于 2016-11-9 09:42
中间的那张图是春季里冰雪融化后我们看到的滑雪场景象。  发表于 2016-11-9 09:40
最上面的那张图是滑雪场大土堆子下边原来的老情景,那个坟头就是我父母的墓地。这里的坟墓迁出后,即被堆起来的滑雪场掩埋了,形成了现在人们看到的景象了!  发表于 2016-11-9 09: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5: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从“三马拉车到同床异梦”
    上节咱说到,2012年4月20上午,王家村大街上,人声鼎沸,愤怒的人们相约涌进村领导家里。诸位知道,任何一个人,不管他本领有多大,平时多厉害,一旦站到了大伙的对立面时,恐怕没有不胆怯的!老领导在和镇领导通了一阵电话后,便说辞职不干了,说上午镇上就派人来解决问题,让大家到村两委大院等着。人们随后就陆续涌进了村两委大院,大伙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地等待着镇领导的到来。不久,先是村口来了几辆警车。但停在村口却并不进到村子里来,大家猜测可能领导就要来了,不想又等了三个多小时••••••这时的人们便慢慢地被耗得有点不耐烦了,眼看中午了,人心也就散了。有的人便陆续偷偷地离开了,我也悄悄去了滨州正在装修的新房子里。下午赶紧赶回村来,没成想大幕已落。原来我走后不久,镇里就打电话来,让派出几名代表去北面董王村商谈,不来村里啦!随后大家推出几名代表去了,在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咱没参加,不可妄加猜测,但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镇里新任命了三人组成村临时领导小组,继续领导村民签字流转土地搞桃花岛滑雪场开发••••••消息传来,那些签字不让流转土地的人顿时傻了眼,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有在那里恨恨地叹命苦的份。人们围在村口的大街上,议论纷纷,或继续上访,或接受算了,乱哄哄的没个头绪。其中谣言传的也很凶:说代表挨打的有,说收了钱的也有;有的竟当面质问代表:人家打你来啊还是哄你来啊!还有的竟恶狠狠地瞪着眼问:你几个兴冲冲地去了,结果让人家一泡尿呲的转了花!昨晚喊的那么硬,立马转身卖地,也不嫌寒碜•••••但木已成舟,流转土地搞滑雪场的事又重新启动起来。
    后来听说,事情发生后,上级领导镇定自若,派出最足智多谋、智勇双全的一名领导带队,一行人软硬兼施,几句话就轻松地拿下了。毕竟农民没见过大世面,胆小自私心散,见势不妙,顺水推舟,借坡下驴,见好就收。就这样,执掌王家村二十多年不变的铁桶江山换人了。
要说人家领导的水平就是高,不直接任命谁是负责人,抛出谁领头签名搞成这次土地流转,谁就是王家村老大的大馅饼,静观其变。结果话音一落,三人就重新搞起签名活动来。然而忙活了几天,看看进展不大,该领导赶紧叫来三位,吩咐分开各自搞签名活动,说谁先完成任务,谁签的多谁就是老大。此言一出,立杆见影,毕竟发展才是硬道理。小农经济日暮西山,终将消散在历史的烟云中去,顺应时代潮流,改变生活方式和转变思路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村民久困思变,求生存求开拓求发展的意愿是不可违背的。不久,该领导看看签的差不多了,就择日叫到一起,问谁来执笔签这个土地出租协议?其中经过一番波折和激烈争执,最终水落石出,轻松搞定:结果有人抢先签字摁手印了事,流转土地协议轻松搞定,众英雄座位排定,镇领导举重若轻,因势利导,化害为利!从此,王家村便忙乱起来,滑雪场项目继续紧张地运转起来。镇领导说话算数,继续扶持搞街面硬化,人们迁坟砍树,准备腾空交付土地建滑雪场。三名村领导分工负责,独当一面,各领一摊,三马拉车,一路同行!俗话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马同槽,势必纷争不断,相煎何急。镇领导何等的精明,审时度势,轻车熟路,不用吹灰之力,不久王家村的三人领导小组便形同虚设,大权慢慢归于一人······
    尘埃落定,盘点得失,几家欢乐几家愁:村老领导一世精明,却想不到大意失荆州,悔之不及,闭门思过。新权贵鲤鱼跳龙门,咸鱼大翻身,一时间兴高采烈,喜之不尽。镇领导指挥得当,化害为利,没事偷着乐。可能有人要问:这有什么好乐的?看官有所不知,且听我细细道来:原来老领导整的村子铁桶一般,必有一番本事。里里外外,滴水不漏。虽没大的政绩,却也精明过人,里外横亏不吃!自1989年接过村支书的担子,二十多年一直稳如泰山,领导对他很是发憷头疼。他此番引来滑雪场实为审时度势,抓住时机,大干一场,也算为家乡发展蓝图浓墨重彩地添上一大笔,然后悄然隐退,安度晚年。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又因任职年久,必有一时疏忽,恩怨日积月累,如蚁穴溃堤,防不胜防。且胜者自傲,脱离群众,根基渐失。须知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今风波突起,大势已去,悔之晚矣。上级领导见此良机,机不可失,落井下石,趁机根除后患,一劳永逸。新任初来咋到,经验全无,两眼摸黑,即可呼之即来,又能挥之可去;且三辕拉车,必定矛盾四起;四马同槽,难免纷争不已••••••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乡村记事之九:尘埃落定的寂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15:34:42 | 显示全部楼层
we温暖你我 发表于 2015-12-13 10:02
期待中,乡村纪事能接地起,真实感强。问好!

又一个南展区里的新故事,期待更精彩!高亮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9: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壮志凌云 发表于 2015-12-13 15:34
有一个南展区里的新故事,期待更精彩!高亮支持!

感谢凌云老师的支持鼓励,请多多指点为盼!问候晚上好!
老房台容貌.jpg
分凌闸旁的童年留影.jpg
房台街貌.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9: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商家连 发表于 2015-12-13 14:00
只是俺不知咋加激情分?没加上。祝您写就一部像卢兄的《飞雁滩》那样的精品佳作!卢兄《飞雁滩》,林兄《 ...

感谢商兄的加分鼓励。谢谢您的大力支持,但我的这些怎能跟卢老师的小说《飞雁滩》相比呢。小说是塑造人物性格形象的!因为村里的俗事缠身也静不下心来,树欲静而风不止。本来村里的事情我已经撒手了,只是那些人不依不饶,非得把我踩进烂泥里才肯罢休。我这也是有感而发的弱势群体的一些怨言呼声罢了!我面对的依旧是怎样去做的问题,写的好坏倒在次了。理解万岁,请多指点,问候您晚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营网 ( 鲁ICP备 05023236 号 )

GMT+8, 2019-2-24 07:03 , Processed in 0.069503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